中新網11月29日電 (作者 華岩)11月23日,中國政府發佈了債務整合關於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的聲明,並公佈了相關地理坐標和識別的規則。中國空軍隨後進行了首次巡邏。中國方面這項正常的保障國家主權安全的防禦性措施卻引起日本、美國等國的強烈反應,他們指責中國這樣做“破壞地區穩定、沒有必要”等等,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溫故而知新。讓我們先瞭解一下這件事情的歷史背景。設立防空識別區始於二戰後冷戰初期,迄今全世界已有20多個國家和地區採取這一做法。防空識別區實質上是基於國防需要而建立的預警防空區域,為的是在不明航空器進入一國領空前,對航空器的性質做出準確無誤的判斷,以爭取處理問題的時間,這樣做既有利於保證國家的領空安全,又可避免因誤判引發不必要的軍事衝突。現有國際法理論上對各國設立防空識別區並無一定之規,即沒有明確規定,也未明令禁止。然而將防空預警範圍適當延伸至領空以外的區域,在外國航空器進入時採取識別、預警等防禦性措施顯然符合關於國家主權不可侵犯和各國有權保衛其領空不受侵犯等國際法原則。防空識別區最早是上世紀50年代初期由美國和加拿大創建的,發展到現在的規模,應該被稱為是一種已被廣泛接受建築設計或認可的國際實踐。
  在東海設立防空識別區對中國來說是十分必要的。首先東海方向是中國的戰略空中通道,航線密集,航路情況十分複雜。目前超低空、超高速、超遠程、隱身化的巡航導彈、航空器,包括無人機等,已經不是什麼新聞,而是可能對各國沿海防空安全構成實實在在威脅的東西。再則,打信用貸款開中國地圖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東南沿海地區是中國經濟高度發達、人口密集的地區。無論從國民經濟的重要性還是保障國家和人民安全的層面出發,中國的海防空安全都早已呼喚東海防空識別區的建立。目前的問題是,一些國家把這件事情想歪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把正當、正常的預警、防禦措施看成是“破壞性”舉動。在這方面日本和美國叫得最起勁。人們不禁要問,若果真如此,那麼美國和日本很早就已設立的防空識別區一直延伸到中國的家門口,莫不成就是為了對付中國,想對中國動什麼壞心思?
  東亞作為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其安全自然大家都十分關心。那麼東亞安全狀況究竟如何?現在一說起危機和可債務整合能發生的軍事衝突,人們就會想到東亞,提及中日之間的爭議和矛盾,提到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看來需要做些分析和討論,看看問題究竟在哪兒?而解決問題的出路又在哪裡?
  首先是中日關係,它涉及全球第二、第三大經濟體,中日又是亞洲大國和近鄰,相互關係如何不僅對兩國人民,而且對亞太乃至世界都十分重要。這幾十年來中國實行改革開放,走和平發展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各方面發展迅速,經濟總量已超過日本,中日在全球化進程中經濟相互依賴性日益增強。中國領導人最近提到建設亞太命運共同體自然也包括日本。然而,近兩年因日本方面在釣魚島問題上挑釁使兩國政治關係冷卻下來。受此影響,中日雙邊貿易迅速下降,2012年中日貿易額3294.5億美元,同比下降3.9%,日本在與中國的貿易關係中退居第五位。2013年前10個月,中日貿易2559.8億美元,同比再次下降7%。東亞地區的和平也受到“政治風寒”的衝擊,不穩定和不確定性增大,引起人們的擔憂。歷史和現實深刻地昭示我們,東亞乃至亞洲要實現長期穩定與繁榮,離不開中國和日本良好的雙邊關係。換言之,中日關係的未來將決定東亞和亞洲的前景是美好的、積極向前的,還是“零和游戲”、停滯不前,甚至走向衝突。中國正在走和平發展的道路,而且作為國家的戰略抉擇將堅定不移的走下去,但是東亞地區的穩定與繁榮需要各方都走和平發展的道路,光靠中國一家的努usb力是不夠的。“獨木難支”,和衷才能共濟,這話千真萬確。在近兩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中國的國力和軍力一直強於日本,但卻從未侵略、殖民過日本,相反自1868年日本明治維新以後近百年中,日本國力和軍力一強就侵略和奴役亞洲國家包括中國。歷史的教訓是深刻、慘痛的。
  再看美國的因素。美國自二戰結束後其實根本就沒有離開過亞洲,始終是東亞地區經濟、政治和軍事的主要因素。兩岸問題久拖不決、朝鮮半島持久分割、近期中日矛盾激化都與美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美國的影子無處不在。所謂美國“重返亞洲”只是個偽命題,應該說是美國“更加重視亞洲”,尤其是東亞。美國一些精英們認為,進入21世紀以來美國全球戰略錯位,在伊拉克、阿富汗陷入“泥潭”太深,對亞洲重視不夠,現在要對亞洲尤其是東亞加大投入,更多參與,因為東亞是全球發展的前沿和火車頭,攸關美國重大的經濟、政治、軍事利益。美國軍事實力超群,自然手中有啥就吆喝啥。於是美國以軍事同盟、安全協作開道,鞏固和加強與盟友尤其與日本的緊密關係,拉攏一些東盟國家,試圖在軍事上建立多個“同心圓”架構。美國在中國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問題上的言行也進一步說明其軍事上在亞洲拉幫結派的真實目的。美國經濟上在亞太重新“劃山頭”、立規則,積極推進跨太平洋經濟戰略伙伴關係談判(TPP),作為經濟主要抓手和“利器”。這樣兩手並舉,重拳出擊,以鞏固對地區的主導權。
  中國有句古話,“莫以善小而不為,莫以惡小而為之”。這對處理東亞安全問題很有借鑒作用。中美都希望維護亞洲和東亞的安全和經濟繁榮,雙方的現實共同利益大於方方面面的分歧。如何處理好各種分歧、有效管控危機,相向而行,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對中美都具有重要的現實和戰略意義。中日之間目前的矛盾和問題是現實存在,也是日本方面挑起的。唯有正視現實和歷史,以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為重,通過有效溝通、談判,逐步降低緊張局勢,為改善兩國關係創造條件。  (原標題:述評:中國設立防空設別區有利於東亞安全)
創作者介紹

螞蟻

qc61qcxd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